·慎提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

慎提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
来源:http://www.camelotdw.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6-16 06:26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明显加快。国家行政学院文化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飞祁述裕、曹伟、张祎娜认为,在《意见》的落实中存在一些认识误区。其中,一个普遍性看法就是认为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应加大财政投入,通过国有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这种观点似是而非,应予。

  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是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方式,但范围不是越大越好,否则会带来诸多弊端。

  第一,不利于提高公共文化服务效能。《意见》指出,“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统筹考虑群众的基本文化需求和多样化文化需求,推动公共文化服务向优质服务转变,实现标准化和个性化服务的有机统一”。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着眼点是满足的基本文化需求,忽视的个性化、差异化的需求,往往容易导致供给与需求脱节,效能不高。目前免费提供的一些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均不同程度存在这个问题。公共文化服务要提高效能,关键不是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应统筹考虑群众的基本文化需求和多样化文化需求,提供个性化、差异化的服务。促进供给与需求有效对接。

  第二,不利于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当前我国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步伐明显加快。很多民营图书馆、博物馆、书店以及新浪、搜狐、酷狗等就给社会提供了信息服务、艺术鉴赏、阅读等公共文化服务。上海把为市民提供信息服务的社区信息苑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和项目整体或部分委托给上海市社区文化服务中心等非营利组织进行经营管理。宁波采取国助民办、民企民办、合作联办等多种形式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博物馆。全市民办博物馆有30多家,占全市总数30%。其中,该市鄞州区有民办博物馆23家,占全区总数70%。可以说,调动市场和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是公共文化服务的发展方向。通过国有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不利于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容易导致大包大揽,造成公共文化服务领域的平均主义、大锅饭现象。

  第三,加重中央和地方财政负担。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意味着财政支出的不断增长。近年来,财政对公共文化服务的投入逐年增长。据财政部数据,国家投入文化部系统的事业经费由2005年的133亿元,增长到2014年的583亿元,10年翻了3番。2014年国家文化体育传媒经费支出高达2753亿元,已占当年P的0.43%,而欧洲多数国家文化财政支出占P的比重也在0.4—0.8%之间,这说明我国财政在文化领域的投入占P的比重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考虑到我国还属发展中国家,国家财力有限,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支出压力较大,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应慎提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把重点放在公共文化服务的提质增效上。这对于财政普遍吃紧的部地区更为紧迫。

  第四,不符合国际惯例。国外在公共文化服务的免费提供上十分慎重,而更重视公共文化的优惠提供。俄罗斯《文化基本法》在的免费享用公共文化服务的时仅提到“对于未满十八周岁的,赋予其每月免费参观一次博物馆的。”美国主张穷人也有权享受高雅艺术。美国大都会大剧院有10%座位的票价不能超过15美元,这些低价票专门提供给低收入人群购买,余下的钱由国家来补贴。荷兰强调尊重进行文化消费的自主性。该国27岁以下的年轻人只要花10欧元就可购买青年文化优惠卡,凭卡进行文化消费时享受一定的优惠。

  慎提不断扩大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并不是否定免费提供公共文化服务,而是认为应该把免费服务严格限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同时把扩大公共文化服务的优惠提供作为重点,为提供与需求有效对接、服务质量高效的公共文化服务。

  与免费提供相比,优惠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更有利于自主选择服务,促进与良性互动。据社情调查中心2014年对该市农村、社区居民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需求调查,农村居民中:80%最喜欢看电视,68.89%最喜欢送演出到农村,66.67%最喜欢自行开展文化娱乐活动;社区居民中:70.14%最喜欢看电视,91.94%最喜欢送演出进社区,94.42%的居民最喜欢自行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再据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调查总队2014年对该市1228名18周岁以上常住居民的调查,经常使用社区内公共文化设施的人口占社区总人口的比例不到25%。在各项文化项目中,健身和球类、歌舞类活动最受居民欢迎。这两项调查说明,大部分最喜欢自行开展文化娱乐活动,而这些活动基本不在免费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范围。

  扩大公共文化服务的优惠提供就要通过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和对文化创作生产、消费等环节给予财政补贴等方式,鼓励和引导自主选择、享受公共文化服务。一是在创作生产环节中给文化单位提供票价、场租、推广等补贴,支持其为提供优惠性公共文化服务。二是在文化消费环节给补贴。推广等地文化消费“消费卡”、国民艺术教育培训和农民工文化培训“培训券”等经验,由向发放购买凭证,领受者凭凭证自主选择文化服务机构和项目进行消费并获得补贴。如,在农村电影放映工程中可给农民发放含一定补贴额度的电影消费卡,鼓励农民到城镇影院凭卡观影,影院根据到院观影农民的实际消费量获取财政补贴。(祁述裕、曹伟、张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