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远慧:中美贸易战退潮后粕类走势如何此消彼长? 市场解读

邵远慧:中美贸易战退潮后粕类走势如何此消彼长? 市场解读
来源:http://www.camelotdw.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5-25 19:43

  1. 国内最近一个阶段都处于去榨利阶段,前期基于贸易摩擦因素构建的国内升水逐渐消退,国内走势弱于国外。

  2. 贸易因素去除后,主导交易径为去榨利,这点已经从5月份的整体盘面交易中得以验证,豆粕价格快速下跌,美豆触底反弹,国内呈现油强粕弱的走势。

  3. 过去一段时间因为贸易因素国内给了比较高的升水,内外波动不同步,这些因素需要在未来交易中重新梳理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交易的重点重回基本面格局,重点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关注:第一,去榨利情况;第二,美国天气;第三,菜油因素。

  大内参:能否针对近期粕类油脂的行情(主要是大豆、豆油、豆粕、菜粕等),简要谈谈您的观点和看法?

  国内最近一个阶段都处于去榨利阶段,前期基于贸易摩擦因素构建的国内升水逐渐消退,国内走势弱于国外。养殖利润同比达到历史低估区域,利润下降导致饲料厂配方主动调整,豆粕需求减弱,油厂催提,需求不足贸易商甩货同时作用于现货市场,国内油厂胀库压力导致豆粕现货对盘面严重贴水,华东地区豆粕现货价一度达到2850元/吨,较盘面09期货贴水100元以上。豆粕胀库压力也使得油厂开机率下降,拉低豆油库存,从而形成近一阶段油强粕弱的局面。

  目前油粕市场整体进入去榨利以后的相对稳定区间,阿根廷3650万吨大豆产量预期支撑国际市场价格,回顾历史美豆交易区间,2017年市场供给压力最大的时候底价区间930美分,阿根廷、巴拉圭、乌拉圭天气问题以前美豆交易区间960美分,之后天气因素减产推升价格,因中美贸易摩擦随因素,美豆一度下跌至1000美分,但从全球供求转变角度来看,绝对价格支撑因素强烈。

  随着北半球春播因素进入尾声以后,市场关注角度降转向美国天气对作物单产的影响。在国内消费暂时找不到亮点的情况下,后期油粕走势将以成本端引导为主,行情演绎的重点不在国内而在国外。

  邵远慧:豆油截至到5月18日当周库存量129万吨,较年初库存下降30万吨,目前仍为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同比增5.32万吨。沿海油厂豆粕库存115万吨,较前两周峰值库存略有下降,但同比仍增加14万吨。6月初上合峰会要求周边200公里范围内油厂停产,影响阶段性供给,或称为近期市场交易的一个热点。

  根据油世界预计,国际市场南美G4国家大豆至8月底库存总量同比减少800万吨,3季度末到明年1季度之间,市场对于美国大豆的依赖程度增强。

  邵远慧:回顾中美贸易战过程,国外市场先是巴西贴水暴涨,然后逐渐回落,美豆盘面价格承压下行,国内基于关税因素看多远期豆粕,豆粕91价差暴跌,期价绝对价格上涨,进口大豆榨利上行,油厂借机大量进口正套。

  5月18日中国解除对美国高粱进口双反制裁以后,基本上标志着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得以解决。本周再度传出消息,已经连续六周没有出现在美国大豆市场上的中储粮总公司开始向向出口商询价陈豆和8月份以后船期的大豆报价,这一举动标志着中国解除了对美国产品的采购。

  邵远慧:过去一段时间因为贸易因素国内给了比较高的升水,内外波动不同步,这些因素需要在未来交易中重新梳理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交易的重点重回基本面格局,重点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关注:第一,去榨利情况,这个直接决定了在什么价格区间美豆与国内油粕关系会恢复正常联动关系,进而影响价格的运行节奏;第二,美国天气,这个是未来行情演变的重点,国内市场需求弱,油粕行情下半年的支点在国外不在国内,成本端的变化是关键;第三,菜油因素,菜油定向抛储90万吨以后,国储菜油所剩无几,储备压力充分,后期则再无抛储压力,最近的一点利多传闻已经明显引起了菜油的大幅波动。

  油脂价格底部特征明显,但缺乏驱动因素,也以多头配置为主。考虑到菜油因素,油脂间策略以菜油多头配置为主,空头端在豆油和棕油间切换。全球平衡表下,棕油远期压力较大,一旦进入北半球天气市周期,豆粽扩大的头寸可能也有发力的机会。